季安生

学业繁重随缘更新的我开心比较重要的不负责任文手(……
我吹ONER一辈子

[瑞金深夜六十分]骑士和怪物

火车上miu网于是冠冕堂皇地迟到(。
是糖不是刀,前半写的很爽后半强行省剧情不忍回头看系列
麻烦了@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1
南方的小城起了恐慌,说是一觉起来总有东西莫名其妙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小片树叶。
起初国王并没有放在心上,丢的都是些小玩意儿,例如小孩的玩具火车,例如地里带着土壤一起消失的的一片小野花,例如烟火店里的一盒烟花。
怎么看都是一个技术高超的捣蛋小鬼而已,国王随手把奏折放在一旁。

接下来事情越来越超出掌控范围,那什么城的奏章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地呈上来,还带有传家宝失窃案的,听说现在市井里也都在吹嘘这事儿,越传越夸张,传到国王耳朵里的时候已经成了

“那什么城里出了个专门偷传家宝的怪物啦!!听说还吓死了人出了人命哩!!”

啊,好烦。
国王揉了揉脑门儿,随手一指。

“就你吧,你去把怪物解决了。”

2
然后骑士长格瑞踏上了通向那什么城的路。

大概三四天吧,估摸着格瑞也已经到目的地了,国王这才发现身旁那个沉默寡言的帅小伙变成了一个就那么着吧的另一个骑士。

咋回事呀?

格瑞被您派去那什么城去打怪物啦,我是安迷修。

噢。

国王盯着安迷修看了老半天,忍住了询问一个不怎么礼貌的问题的冲动。

你们进骑士团的考验是不是有发型这一关啊?

3
三天的跋涉之后格瑞到了那什么城。

当地的居民对格瑞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小城民风淳朴,人们给格瑞头上带了花环。

“您能来真是太好啦,花环是我们这儿用来表达情感的的,我们真的很高兴!”

格瑞把已经放在头顶花环上的手放下,打消了摘下花环的念头,但他也不会说什么场面话,开口直截了当便是此次任务。

丢了传家宝的是谁?

人群中一阵骚动后站出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她抬头看看格瑞又低头看看地面,手指绞着衣服边,一副沉静了十几年的春心噗通通直跳的模样。

格瑞:丢了什么。

妇女:我家的乌龟。

格瑞:…。

妇女企图再挣扎一下:真的,那是我爷爷留下来的,它就叫传家宝…

4
格瑞是个敬业的人,就算不是那个传家宝他也会认认真真的把任务解决了。

当地村民带着格瑞来到了“看起来非常可怕事实上没人进去过”的森林。
有人看到怪物就是往里面走的,他们说。

格瑞沿着林中小路一路向前,在第一个分岔路口看见了丢失的路牌,路牌上写着

      『那什么村(划掉)登格鲁城堡 请往这走↗』

格瑞:…
他突然觉得这个任务也太傻了。

然后他按照路牌的标识走,在几百米处又发现了花卉店的引路牌

     『前方100○米  花卉小屋(划掉)登格鲁城堡』

100后面那个歪歪扭扭的○一看就是后来加上去的,牌子上缠了藤蔓作为装饰

格瑞在记录丢失物品的本子上打了个勾,他猜蛋糕店丢失的招牌也就在前面了

『Welcome ♡ Cookie(划掉) Denggelu Chéngbǎo』

格瑞一抬头,看到了那座一路上牌子写的登格鲁城堡。

5
“金——来客人了——”
秋站在窗前,双手围在嘴巴周围朝楼上喊了一声,然后楼上就有了啪嗒啪嗒跑步的声音,又有了哒哒哒哒啪有人蹿下楼梯一脚踩空的声音。

金揉了揉摔疼的屁股,迅速站起身来,顺了顺杂乱的头发,理了理衣服领口,单腿跳着一边把摔掉了的鞋子套上,跑到秋前面转了个圈

“姐,你看我这个样子能留下好印象吗?”

啊,我弟弟真可爱。
秋虎揉了一把金的头发,把它又弄成了杂乱的模样,毫不在意地拍拍他的肩

“没事,谁敢说你不好姐姐就让他从哪来回哪去。”

金扯出了一个看上去有点想哭的笑容。

6
金初见面的形象从某种程度上给格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尴尬的开头暂且不说,最终格瑞还是和金开始了面谈,并且在面谈之前帮金把领子调理整齐。

“姐姐说拿等同价值的东西去交换就不算偷了,叶子可以吹出很好听的曲子,那是我最喜欢的东西。

金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坐着,膝盖老老实实地并在一起,十指比对点啊点的掩饰委屈。

“本来我是想拿小石头去换的,可是这个太常见了也没什么意义…

金在口袋里掏啊掏,拿出一把宝石放在桌面上

“你看,除了好看就没用了。”

格瑞觉得解决这件事可能要从教这个小怪物一些常识开始。

7
格瑞在后园里找到了那簇小野花,还找到了丢失的兔子,本子上只剩下传家宝的乌龟没有打勾。

“可不可以不还回去…”金站在格瑞身后吸了吸鼻子,带着鼻音毫无底气地为自己争取“姐姐说有人来陪我之后她就离开,那就只有箭头和我一起了。”

格瑞突然没法强硬地拒绝这样的请求,他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王国骑士长,虽然年轻但见过的场面也不少,他负责征战四方,感情牌的东西从来不是由他出场,硬是说起来,离他最近的情感就是拒绝少女们递来的情书。

“格瑞他是个没有感情的怪物”,在赞扬的背后也有人这么说,格瑞只不去理会,别人的看法从来不能影响他。

“好。”

格瑞话刚出口就开始懊悔,这么做并不难,但是麻烦,他要挨家挨户地送去一些宝石,一是作为赔偿,二是用来堵住悠悠众口,但倘大的城堡中只留下金一个人,他又总觉得良心叫嚣着疼痛。

“太好啦!”
金冲过去把箭头举高高,语调上扬得仿佛翘到天上,然后箭头很有脾气的咬了金的手指作为回应。

“但是乌龟我要带走。”

“我没有拿乌龟啊。”

“啊?”

8
格瑞还是暂时留了下来,城堡里空房间很多,稍加清扫便非常舒适。

他买了萝卜种子给金种下,作为箭头的储备粮,然后金似乎爱上了农民的生活,缠着格瑞带他一起去集市选种子。

一进集市就跑得没了影,当他捧着一怀各式各样的种子找到格瑞,正打算笑嘻嘻地分享自己只是用一小袋小石头就拿到了那么多种子的壮举时,他才发现格瑞的脸色沉得可怕。

天知道有没有别有用心的人盯上这个有钱人家的傻儿子,人的劣根性格瑞见识不少,他根本不敢往下想会发生什么。

这么想的原因无他,没有人愿意看着干净得和白纸一样的少年染上势利的污浊。

至少格瑞为自己找的理由是这样的。

9
一住就是很久,就算金总是拍着胸脯骄傲的说自己是个大人了,但通身散发着的让人不放心的气息怎么也遮挡不住,尤其是睡着的时候,毫无防备的无害一展无遗。

“那是因为格瑞你在啊。”
金这么躲闪着格瑞的眼神为自己开脱。

…格瑞觉得自己大概也对金气不起来什么。
谁能想到那个吓死人的怪物是这个模样?

习惯了慵懒,王宫那里被条条框框束缚的生活格瑞是不想回去了的,反正安迷修前辈一定做得比自己好,格瑞很不负责任的想。

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

10
格瑞习惯绕着城堡例行晨跑,到了后园结束运动。

花种总是长得飞快,已经开了遍地的花,团团簇簇煞是好看,金手中的喷洒倾倒出弧度,折射着阳光化为七彩的虹。

格瑞停下脚步,弯下腰去摘下几朵来。

金注意到了格瑞,他挥着手臂穿过花丛往格瑞这边过来,迎着阳光,又好像自己都在散发光芒。

格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但他知道动作总是随心而走,自己总不会坑了自己就是了。

“金。”


然后格瑞把他亲手编的,歪歪扭扭的花环,十分郑重地戴在了金的头上。

End.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