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安生

学业繁重随缘更新的我开心比较重要的不负责任文手(……
我吹ONER一辈子

[帕凯]Mine


        跳breaking的男人无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人们围成的圈子不小,足以让中间的人施展自己的动作,帕洛斯在转校的同时就把头发染了夺目的白色,那实在是个大胆的举动,不说在高校里,就算放到社会上都是人群里最惹眼的那个,也好在帕洛斯颜好撑得起来,不至于像个面容轻轻的老年人。此时他便是全场焦点,宽松衣服下摆随幅度大的动作拉扯隐隐约约露出腰际的一节,长衣挡住的腰部常年不见太阳,肤色让女孩子看了都咬牙切齿,但却精瘦而不羸弱,风车时重力带下衣服下摆能见腹肌轮廓。

四周的惊呼声几乎从未停过,小小的舞房像马上要被喧闹掀了屋顶。

凯莉抱臂站在人圈里跟节奏律动,齐腰长发松松垮垮地在脑后扎成丸子,露出纤细的后颈线条,夜晚降温,牛仔短裤下的大长腿依旧毫不吝啬地露着,短袖外边却加了件简单的薄外套,她到没有精心打扮什么,只简单的豆沙色口红着色唇瓣,将皮肤衬得更加白皙,站在音响旁边边看着边不时和DJ小声交谈,突然就虚捂着嘴笑了,不轻不重地给了DJ一拳。
在尖叫连连的人圈中似乎有点格格不入,这倒不是因为她不受热烈氛围影响,而是帕洛斯这个人实在太熟悉了,他有多少块腹肌对凯莉来说根本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后背上有一颗偏右肩胛骨的小痔她也了然于胸,只是一小截腰而已,又不是没见过。

毕竟不管怎么样,严格来说,两人还是男女朋友。

一中街舞社一直被人戏称婚介所,内部消化随处可见,本来也多的是是俊男美女,站在一起光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而凯莉作为公认的jazz部部花依旧是单身,反倒成了酸臭味里一股清流,起初这样的联谊活动还会有人蠢蠢欲动想要上前勾搭,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销声匿迹了。

据说是流言四起,恶名昭彰,但凯莉也从来没有否认什么,跳自己的舞,读自己的书,和那些毫无乖乖女做派的靓丽后台生一起去灯红酒绿的地方自拍,又偏偏拿着厚壳眼镜的书呆子一样的年纪前二十的成绩,似乎和不良的海盗团玩的不错,又好像和学生会的格瑞和金处的蛮好,流言说也有个大佬撑腰吧,那些劣迹斑斑最后都化成“重视校纪校规”一句轻飘飘的警告。

当时就有熟人打趣说,谁当你男朋友怕是要心累致死啦,谁能震得住你这个小祖宗?

凯莉晃得奶茶里的冰块碰撞作响,眉眼弯弯嘴角上扬,嗨呀哪有啦,人家不是很乖巧的吗?

然后还真有人领走了这个小祖宗,有人见凯莉敲击屏幕聊的正欢,开玩笑地问谁啊你小男朋友啊?结果一语成谶,凯莉答的毫不含糊,拿起手机屏幕晃了晃,单字备注旁边的大船尤为惹眼,“对啊对啊,帕洛斯。”

当时谁都不明白这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招摇地和社交圈公开,但别人问起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否认过,周围玩得好的人也大多看出了些苗头,只有佩利看到凯莉空间发的在帕洛斯发辫上打蝴蝶结图片的时候,气势汹汹地嚷嚷着“雷狮老大我要去给帕洛斯报仇”,然后出去和看不顺眼小混混打了一架回来连要干什么都忘了。

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开了,学习之余总要有八卦助阵,一时间海盗团乐队的帕洛斯学长和凯莉大佬在一起了的新闻成了每晚宿舍聊天室必不可少的话题。

有人大着胆子去问他们身边的人具体的情感走向,结果得到了金那样“凯莉喜欢总有凯莉的道理嘛,因为那可是凯莉呀!”的天使回答,而雷狮对此的回复则是

“在一起就在一起了,那两个人本来就同类,没什么好大惊小怪。”

然后话题又叽叽喳喳地把话题转到了这两个人到底那些个地方像去。

两个人分手就远没那么轰轰烈烈,帕洛斯的转校没有一点预兆,三个人的海盗团依旧是抢尽风头的校园乐队,佩利行事没人管教更加张扬不讲道理,时间总不会给过去的事留下太多舞台,偶尔有人会提起“帕洛斯和凯莉怎么样了?”然后得到模棱两可的回答“好像没消息了吧?”

可能具体怎么样只有当事人知道真相,可帕洛斯那边,雷狮不是个好奇心强的主儿,卡米尔也不会去理会太多,佩利更不用说,直来直去的脑回路不会对这个问题有一点看法。凯莉那边呢,金是个心大的,就算真的发现了什么也不一会给抛在脑后,格瑞则沉默寡言,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看透一切。

一时间八卦竟然没了新的进展,逐渐无人理睬沉了底。

但事实上,凯莉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关系,高三本来就没有时间去想七想八搞些大事情,既然两边都没有挑明,两个人谁也没对不起谁,那就是没有,毕竟不像那些坠入初恋爱河、手足无措只会哭哭啼啼的小女生,两个本来就理性高过感性的人对待感情的事情往往更加冷静。可这个僵局总要有人来打破,凯莉绝不允许自己是先让步的那一个,偏偏好死不死的帕洛斯那边大概也有同样的想法,好友没有删,空间没有锁,特别关心没有撤,看上去似乎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说回来,有时候人真的看不透自己的情感,就像凯莉不明白当时为什么高一入学的时候会和金那个傻兮兮的小子成为朋友,结果就是明明可以轻松应对大两届的学长,却总在这个像一张白纸一样简单的少年这里受绊子。就像现在凯莉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高三学生本不用到场,听到来交流的是三中后还是推掉了晚上前两节课的自习。

——就好像她早就知道高三参与的人会很少,但是帕洛斯一定会来一样。

凯莉本以为自己也差不多算是半个退社了的老人了,对舞房的眷恋早该不剩下几分,但音乐响起还是忍不住跟上动作,听见到一半戛然而止的歌也会自然而然接着调继续哼哼,倒也不是说恋旧,不如说这是身体先一步养成的习惯,就算埋在心底沉睡自以为落了灰,也架不住睡梦中心心念念的东西推搡着将它唤醒。

下午来到舞房,看到镜子的那一刻凯莉就在想了,自己究竟喜不喜欢跳舞,究竟喜不喜欢这个小小的舞房,可能只有来了才知道。

——以此延伸出去,究竟心里怎么想的,可能也只有当面对峙了才明白。



对面三中jazz部的高一小新人紧紧张张却也尽量放得很开,节奏延展都踩的到位,突然踩着拍子舞到凯莉面前,凯莉心下了然,一扭头视线捕捉到玩得好的那几个指着自己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他们也只笑嘻嘻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带头鼓起掌欢呼起来。

那就上呗。凯莉扯下了松垮的头绳。



帕洛斯站在三中的队伍中看着圈中间的凯莉,既不尴尬也不躲闪,他知道,看到对方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无形中作了让步——难得是一个不有意去见你却可能会见面的机会,我怎么可能错过。

所以当凯莉向他投来视线的时候,帕洛斯并不意外,旁边人也似乎有意避让,小声调侃帕哥你是不是被人家大美女盯上了,帕洛斯不答反笑,暗到可不是嘛,老早就给逮着了。

凯莉抓住音乐重拍将外套干净利落地一甩,全场气氛瞬间达到了高潮,帕洛斯将外套接个满怀,刚刚在衣角翩飞彻底挡住他视线之前,凯莉对他眨了眨眼做了口型
“——”

赢了。 帕洛斯想。

帕洛斯是个赌徒,与其说他不惧赌局,不如说他热爱豪赌——享受胜券在握时看猎物垂死挣扎,喜欢绝地反击时对家洋洋自得瞬间错愕,当然也喜欢这种输赢一半一半的、谁也无法从中做手脚的游戏。

所以帕洛斯在决定来一中的时候便自己坐庄开了赌局,就赌今晚发展是否如他所愿。

帕洛斯与回到圈里的凯莉目光交汇,他拿起外套凑到鼻尖作出轻嗅模样,观众指向明确,明显的刻意而为。



“怎么,凯莉大小姐看上那个B-BOY帅哥啦?”

凯莉正放下水瓶,手背擦拭嘴角,听罢向问话人探过头去,眼珠子咕噜一转,小声凑到那人耳边嘀咕“打个赌吧,三中那鹅黄色衣服的小姑娘待会就要和他表白了。”

“你怎么知道?”
“女人的直觉。”

结果神色古怪地瞅了对面小姑娘半天愣是啥也没看出来,胡乱抓抓脑袋作罢,忍不住去问,“诶,那你说她成功吗?”

“怎么可能。”
“…女人的直觉?”

“不啊,”凯莉含了棒棒糖,声音有些含糊,她把糖拿出来,音响传出曲调依旧响亮,她盯着场内solo的人一副专注模样,吐字清晰

“这次是女朋友的自信。”

散场后大家三三两两熟人聚集走个精光,凯莉靠在舞房门边,只留了舞房最靠近门的那盏灯,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印在地面瓷砖上,朦朦胧胧不太真切,走廊的灯已经熄了,整层楼只她一人,冷清成倍增长着,夜风穿堂而过,而她等待的对象带着她御寒的外套不知道钻去了什么地方。

“?”  发送。

特别关心提示音在不远的地方响起了,手机屏幕泛着荧光照着帕洛斯的脸,似乎有些可笑。

“你走路真是没有一点声音,还让我等了那么久。”凯莉说,由着帕洛斯把外套披到她的肩头,动作像极了环抱——事实上帕洛斯也那么做了,他把头搭在凯莉肩上,又只浅尝辄止马上放开了,不需要“我好想你”这样矫情又腻腻糊糊的话,许久未见的恋人们看向彼此的眼神足以说明一切,显然黑漆漆的楼道并不算是个适合温情的地方,他们谁都不喜欢做贼一样偷偷摸摸。

“走吧,”帕洛斯说,“给小祖宗赔礼道歉去。”

鹅黄色卫衣的小姑娘似乎在楼梯口守了好一会儿,黄色是明亮的,就算在夜里也是如此,以至于凯莉根本没法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径直走过,她甚至拉住了打算快步走过的帕洛斯,挑了挑眉大有“你惹得事别想跑”的意味。可那小姑娘远没有这么从容,只来得及急匆匆看凯莉一眼,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但马上就转了目光,只顾着盯着帕洛斯了。黯色当中看不清什么,可小姑娘藏在身后的纯白信封可是抓人眼球,凯莉想,那姑娘的面颊肯定是已经姗红,就这么不知场合地撞破少女的心事,自己可算得上是个大恶人啦

“帕洛斯学长…”

既然都这样了,大坏蛋凯莉小姐可要先发制人了♪

“不好意思啊学妹,”

凯莉一手搭上了帕洛斯的肩,重心转移整个人都靠了上去,就算语句是说给那姑娘听的,眼睛却瞪着帕洛斯,目光碰撞的时候咧嘴一笑,帕洛斯见惯了她这副狡黠的模样,突然意识到如果这小祖宗不口下留情,自己很可能就此脸面无存。

“这个人呢,一点都没有男子汉气概,骗你哄你的话他是张口就来,怎么说呢,给你个忠告吧——如果不带上解物理最后一大题的脑子去和他谈恋爱,那可是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的呀!最重要的是——”

凯莉抬眼,如愿以偿地看见帕洛斯嘴角的微笑似乎凝固,忍住了自己嘲笑的冲动,将帕洛斯的肩膀使劲往下压,直到两人差不多一个高度——凯莉很喜欢这样,就像给人打上了“凯莉独有”的标签,自己则带着所有物在别人面前耀武扬威。

“这家伙是我的,我男人。”

END.

前半是暑假写的,补全的时候又加上了很多,帕帕剧情多了之后似乎和我写的时候想构造的不太一样(…,不管怎么说还是完成啦♪依旧是希望老爷们多多指教…评论满分!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