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安生

是季安生
随缘更新的垃圾文手,tag注意避雷呀
雷np以及allxx或xxall
谢谢你的喜欢♡

[幼稚园pa]瑞金60分——深夜

。miu文笔也miu描写细节靠脑补(…一直在想会画画该多好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麻烦您啦…

现在是晚上九点零八分——!!到了不起的大晚上了!已经是属于大人们的深夜时间了!

金小心翼翼地从寝室门口探出了头四下张望,难得格瑞老师不在床上盯着,不然自己一定找不到那么好的机会!金很骄傲,他发现寝室的门是可以打开的,只是需要踮脚尖起来,再很努力很努力地用指尖去转,会很累——不过那和自己谋划了很久的大人计划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

乖乖睡觉的都是要老师哄的小屁孩,可是金不一样,他已经六岁了,早就过了要抱着嘘嘘的年纪,也可以不用哄着就吃青菜喝牛奶,马上他就可以上小学了,就可以成为带着红领巾的大人了!

可是大人要干什么呢?金知道自己姐姐是大人了,她可以自己去赚钱,可是金还不认识那么多不带拼音的字,他还要努力才能成为姐姐那么厉害的人。

然后金又想到秋每周接自己,天气冷就带上外衣,在幼稚园门口等着,自己蹦蹦跳跳地跑出来时就顺势给自己裹上厚衣服,看到卷成球的自己又笑出声来,两个人牵着手一起回家。

金觉得这个自己还是做得到的,可是他没有人可以接,他就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这真是太令人可惜了。
不过金的失落一向不会持续太久,他想了一个午餐的时间,决定晚上悄悄的去接格瑞老师下班。

金和格瑞老师有个秘密,他知道格瑞老师办公室在哪里,还知道办公桌是哪一张,还知道花花绿绿的糖果一般放在哪个抽屉,这都是其他小朋友不知道的事,金一直很骄傲自己比所有人都懂格瑞老师,这意味着他是最喜欢格瑞老师的人!

于是金拽着格瑞老师挂在床头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溜出了寝室,经过走廊这头到走廊那头的长途跋涉,到了格瑞老师办公室的门前。

金很努力地垫起脚尖从窗户往里看去,办公室只有格瑞老师一个人,他坐在最角落的那张桌子低头写着什么,金一直觉得格瑞老师很好看,现在好像更好看了,金又说不上原因,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格瑞老师戴了眼镜。

可是姐姐说戴眼镜对眼睛不好,金努了努嘴,突然很不喜欢格瑞老师的眼镜,对格瑞老师不好的都是坏东西,就算很好看也是坏东西。

金又有点想推开门去,给格瑞老师一个大大的惊喜,但是他忍住了,因为姐姐从来都是在门口等他,所以他也要在门口等格瑞老师出来,那才是一个大人应该有的行为嘛!

可是走廊很黑,金靠着办公室旁边的墙坐下,为了不让格瑞老师的外衣掉到地上他就自己裹着,可他本来也不是静的下来的性子,拼命想着给自己找事情做,想了很久只想到数星星。星星很多,但是隔着玻璃窗看得不真切,何况没多久就打起了哈欠,眼前渐渐模糊,金的脑袋一点一点的,稀里糊涂又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就像姐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的模样,这一点也不帅。

夜很静,格瑞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先是听到了浅浅的呼吸声,然后才看见了门边的小豆丁,可能是睡着了会有些冷,金灿灿的小团子紧紧抓着衣服缩成了一团。

格瑞叹了口气,放下打算带走的书,小心的把金抱起来,金就从善如流地往热源的怀里钻了钻。

现在是九点十七分,金时长九分钟的大人之旅结束了。

已经是深夜了,熟睡的金披着格瑞老师的外套,被格瑞老师抱回了他自己的小床上。

[瑞金深夜六十分]骑士和怪物

火车上miu网于是冠冕堂皇地迟到(。
是糖不是刀,前半写的很爽后半强行省剧情不忍回头看系列
麻烦了@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1
南方的小城起了恐慌,说是一觉起来总有东西莫名其妙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小片树叶。
起初国王并没有放在心上,丢的都是些小玩意儿,例如小孩的玩具火车,例如地里带着土壤一起消失的的一片小野花,例如烟火店里的一盒烟花。
怎么看都是一个技术高超的捣蛋小鬼而已,国王随手把奏折放在一旁。

接下来事情越来越超出掌控范围,那什么城的奏章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地呈上来,还带有传家宝失窃案的,听说现在市井里也都在吹嘘这事儿,越传越夸张,传到国王耳朵里的时候已经成了

“那什么城里出了个专门偷传家宝的怪物啦!!听说还吓死了人出了人命哩!!”

啊,好烦。
国王揉了揉脑门儿,随手一指。

“就你吧,你去把怪物解决了。”

2
然后骑士长格瑞踏上了通向那什么城的路。

大概三四天吧,估摸着格瑞也已经到目的地了,国王这才发现身旁那个沉默寡言的帅小伙变成了一个就那么着吧的另一个骑士。

咋回事呀?

格瑞被您派去那什么城去打怪物啦,我是安迷修。

噢。

国王盯着安迷修看了老半天,忍住了询问一个不怎么礼貌的问题的冲动。

你们进骑士团的考验是不是有发型这一关啊?

3
三天的跋涉之后格瑞到了那什么城。

当地的居民对格瑞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小城民风淳朴,人们给格瑞头上带了花环。

“您能来真是太好啦,花环是我们这儿用来表达情感的的,我们真的很高兴!”

格瑞把已经放在头顶花环上的手放下,打消了摘下花环的念头,但他也不会说什么场面话,开口直截了当便是此次任务。

丢了传家宝的是谁?

人群中一阵骚动后站出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她抬头看看格瑞又低头看看地面,手指绞着衣服边,一副沉静了十几年的春心噗通通直跳的模样。

格瑞:丢了什么。

妇女:我家的乌龟。

格瑞:…。

妇女企图再挣扎一下:真的,那是我爷爷留下来的,它就叫传家宝…

4
格瑞是个敬业的人,就算不是那个传家宝他也会认认真真的把任务解决了。

当地村民带着格瑞来到了“看起来非常可怕事实上没人进去过”的森林。
有人看到怪物就是往里面走的,他们说。

格瑞沿着林中小路一路向前,在第一个分岔路口看见了丢失的路牌,路牌上写着

      『那什么村(划掉)登格鲁城堡 请往这走↗』

格瑞:…
他突然觉得这个任务也太傻了。

然后他按照路牌的标识走,在几百米处又发现了花卉店的引路牌

     『前方100○米  花卉小屋(划掉)登格鲁城堡』

100后面那个歪歪扭扭的○一看就是后来加上去的,牌子上缠了藤蔓作为装饰

格瑞在记录丢失物品的本子上打了个勾,他猜蛋糕店丢失的招牌也就在前面了

『Welcome ♡ Cookie(划掉) Denggelu Chéngbǎo』

格瑞一抬头,看到了那座一路上牌子写的登格鲁城堡。

5
“金——来客人了——”
秋站在窗前,双手围在嘴巴周围朝楼上喊了一声,然后楼上就有了啪嗒啪嗒跑步的声音,又有了哒哒哒哒啪有人蹿下楼梯一脚踩空的声音。

金揉了揉摔疼的屁股,迅速站起身来,顺了顺杂乱的头发,理了理衣服领口,单腿跳着一边把摔掉了的鞋子套上,跑到秋前面转了个圈

“姐,你看我这个样子能留下好印象吗?”

啊,我弟弟真可爱。
秋虎揉了一把金的头发,把它又弄成了杂乱的模样,毫不在意地拍拍他的肩

“没事,谁敢说你不好姐姐就让他从哪来回哪去。”

金扯出了一个看上去有点想哭的笑容。

6
金初见面的形象从某种程度上给格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尴尬的开头暂且不说,最终格瑞还是和金开始了面谈,并且在面谈之前帮金把领子调理整齐。

“姐姐说拿等同价值的东西去交换就不算偷了,叶子可以吹出很好听的曲子,那是我最喜欢的东西。

金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坐着,膝盖老老实实地并在一起,十指比对点啊点的掩饰委屈。

“本来我是想拿小石头去换的,可是这个太常见了也没什么意义…

金在口袋里掏啊掏,拿出一把宝石放在桌面上

“你看,除了好看就没用了。”

格瑞觉得解决这件事可能要从教这个小怪物一些常识开始。

7
格瑞在后园里找到了那簇小野花,还找到了丢失的兔子,本子上只剩下传家宝的乌龟没有打勾。

“可不可以不还回去…”金站在格瑞身后吸了吸鼻子,带着鼻音毫无底气地为自己争取“姐姐说有人来陪我之后她就离开,那就只有箭头和我一起了。”

格瑞突然没法强硬地拒绝这样的请求,他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王国骑士长,虽然年轻但见过的场面也不少,他负责征战四方,感情牌的东西从来不是由他出场,硬是说起来,离他最近的情感就是拒绝少女们递来的情书。

“格瑞他是个没有感情的怪物”,在赞扬的背后也有人这么说,格瑞只不去理会,别人的看法从来不能影响他。

“好。”

格瑞话刚出口就开始懊悔,这么做并不难,但是麻烦,他要挨家挨户地送去一些宝石,一是作为赔偿,二是用来堵住悠悠众口,但倘大的城堡中只留下金一个人,他又总觉得良心叫嚣着疼痛。

“太好啦!”
金冲过去把箭头举高高,语调上扬得仿佛翘到天上,然后箭头很有脾气的咬了金的手指作为回应。

“但是乌龟我要带走。”

“我没有拿乌龟啊。”

“啊?”

8
格瑞还是暂时留了下来,城堡里空房间很多,稍加清扫便非常舒适。

他买了萝卜种子给金种下,作为箭头的储备粮,然后金似乎爱上了农民的生活,缠着格瑞带他一起去集市选种子。

一进集市就跑得没了影,当他捧着一怀各式各样的种子找到格瑞,正打算笑嘻嘻地分享自己只是用一小袋小石头就拿到了那么多种子的壮举时,他才发现格瑞的脸色沉得可怕。

天知道有没有别有用心的人盯上这个有钱人家的傻儿子,人的劣根性格瑞见识不少,他根本不敢往下想会发生什么。

这么想的原因无他,没有人愿意看着干净得和白纸一样的少年染上势利的污浊。

至少格瑞为自己找的理由是这样的。

9
一住就是很久,就算金总是拍着胸脯骄傲的说自己是个大人了,但通身散发着的让人不放心的气息怎么也遮挡不住,尤其是睡着的时候,毫无防备的无害一展无遗。

“那是因为格瑞你在啊。”
金这么躲闪着格瑞的眼神为自己开脱。

…格瑞觉得自己大概也对金气不起来什么。
谁能想到那个吓死人的怪物是这个模样?

习惯了慵懒,王宫那里被条条框框束缚的生活格瑞是不想回去了的,反正安迷修前辈一定做得比自己好,格瑞很不负责任的想。

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

10
格瑞习惯绕着城堡例行晨跑,到了后园结束运动。

花种总是长得飞快,已经开了遍地的花,团团簇簇煞是好看,金手中的喷洒倾倒出弧度,折射着阳光化为七彩的虹。

格瑞停下脚步,弯下腰去摘下几朵来。

金注意到了格瑞,他挥着手臂穿过花丛往格瑞这边过来,迎着阳光,又好像自己都在散发光芒。

格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但他知道动作总是随心而走,自己总不会坑了自己就是了。

“金。”


然后格瑞把他亲手编的,歪歪扭扭的花环,十分郑重地戴在了金的头上。

End.

「瑞金深夜六十分」例如现在

第一次参加六十分紧紧张张的,实在太过瘾了!!!!
瑞金学生设定,是糖不是刀,我幼稚园刚毕业的文笔水平,还请多多指教!!!!
那个,能够喜欢就最好啦x
麻烦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大家都说格瑞是不会笑的,整天板着个脸,好像每时每刻脑袋边挂着大写加粗的冷漠,就算加德罗斯来找茬的时候也只是蹙眉,好像整个世界都不能走进他的视线。

金听了很不服气,他觉得作为格瑞竹马竹马的邻居兼(自认为的)天下第一好,自己一定要帮格瑞正名,“格瑞才不冷漠啊,他又不是机器。”

“那你见格瑞笑过吗?”

“见过啊,”金回答得没有一点迟疑,然后他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下格瑞笑起来的模样,试图从他不是很丰富的词汇里面找到最合适的一个,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形容词,于是他干脆放弃了这个念头,抓了抓头顶的发旋说“反正,格瑞笑起来特别好看!”

十多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话题往往跳得比仙境里疯帽子的脑回路还快,还没等金纠结完格瑞笑起来到底该用什么词,就已经跳到 食堂今天的鸡排炸得不好吃 那儿去了。

金反而自顾自地和自己较上了劲,他托着腮帮眼珠子骨溜溜地打转儿,那我一定要找到格瑞笑起来的样子。

金一向是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他到家里翻出了厚厚的一本相册,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找格瑞的身影,毕竟是自己家的相册,格瑞的照片不多,更多的时候还是作为背景入的镜,正脸的也大多数是和自己的合照,从幼稚园到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入学一起在门口记录军训完黑不拉几的模样。

还真没有看到哪张格瑞是笑着的,小些时候的还能看出生无可恋,到后来就成了无可奈何,回想起来这些照片还经常是格瑞被自己硬抓着手臂拉到秋面前拍的,自己到表情丰富的很,对着镜头手比大V,嘴角高高扬起露出牙齿——好像格瑞曾说过那样像傻瓜一样。

好嘛,这不根本就是什么收获也没有,金有些失望,但帮格瑞正名的想法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打击的,他对着镜子跟自己点了点头,又和自己舞了舞拳头。

找不到相片就现拍呗!

秉持着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想法,金决定跟在格瑞身边,这样才能不错过每一次格瑞笑的机会,他把从抽屉里扒拉出的傻瓜相机揣在口袋,看了看墙上的钟,四点,估摸着时间格瑞应该在图书馆,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小小的计谋一边往图书室小跑过去。

也真的让金猜对了,格瑞在图书室自习,金气喘吁吁地到图书室门前,精力再好也弯下腰手撑在膝盖上大踹气,离关门还有一段时间,本来也不用那么着急,但好像关于格瑞的事他都是这样,金自己也觉得这个问题没什么值得思考的,他甩甩脑袋,把杂七杂八的念头丢出去。

一抬头,他就看到了格瑞。

格瑞总是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又不喜欢坐在热门的中间位置,便在最偏僻的桌子那散发生人勿进的气场,上次金跟着来了一次就牢牢记住了这个位置。夏天的阳光总是灿烂,斜射透过大大的窗户落在桌面,笼罩住了那块长桌和桌边的格瑞,许是阳光本就是一位极佳的画师,平生晕染出一片静谧的美好。

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踮着脚尖小心前进就像深夜偷窃怕被发现的小偷,可是我又不是怕被格瑞发现,干嘛要这样?于是金赶紧快步走上前去,拉开格瑞身边的椅子坐下,张开双臂正准备对自己的发小来一个亲切的拥抱。

“格——”
“图书馆内禁止喧哗。”

好嘛,金也没觉得尴尬,如果格瑞就这样老老实实让他抱了那才奇怪呢,他撇撇嘴表示对格瑞不通人情的控诉,安静地坐在了一旁,嘴上是安稳了,腿又一直在桌子底下乱晃,格瑞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算是默许了这种行为。

金抓紧了口袋里的相机,提醒自己这次来是有正事要做的,但是又不能打扰格瑞学习,那就等格瑞自习完了吧,只要格瑞不把自己甩开就一定找得到机会的,不找事情做也无聊呀,金趴在桌面上转头面向格瑞那边,枕着手臂很直接地看了起来。

格瑞面前摊着教科书,旁边放了一沓的习题,借阅的书也尽是一些金看不懂的,带着高深莫测名字的板砖本,他之前拿来翻过,大致是一些拆开每个字都懂合起来就不知道是啥玩意了的东西,如果自己能看懂早就和格瑞一样是个年级前三的大学霸了,哪还用担心着平均分的线忽上忽下胆战心惊。

格瑞在书上圈圈画画,在旁边补充下一些笔记,图书馆很安静,金好像只能听见格瑞的笔尖与书页摩擦发出的细微沙沙声,还有格瑞腕上手表指针哒哒走动的声响。

金一边看着一边就开始了胡思乱想,格瑞整个人精瘦,反正比那个跳级的初中部小天才加德罗斯好吧,下颚那块有棱角分明的线条,五官搭配在一起看着也特别舒服,刚好逆着阳光看去,眼睫毛那块也好看,反正不会让那个日常收情书的雷狮学长比了去,对呀,怎么都没有女孩子给格瑞递情书啊,太可惜了……

可能午后的阳光特别适合睡觉,也可能在学习氛围浓烈的地方瞌睡虫总爱作怪,带着一堆稀里糊涂的想法,金渐渐阖了眼,不一会传来平缓的呼吸声。

格瑞偏头看了看,金的脸埋在臂弯挤出肉嘟嘟的一块,活像个刚出炉的肉包子,行动比思想快上一步,手已经举起了笔靠近面颊,在一半止住了动作,金睡得安稳,他也不想把金叫醒,格瑞在金的事情上也总有着于寻常不同的宽容,例如现在。

他觉得让金一直睡着,到时间叫上他一起回家,那也挺好的。

格瑞的确不像别人传来传去的那么死板,和金说的一样,他也是会笑的。

例如现在。









7.26

End